skip to Main Content
86-21-5607-9930 marketing@adccurate.com
Google游戏广告业务又出系列新动作!UAC更新、新型视频广告、全新的公开竞价

Google游戏广告业务又出系列新动作!UAC更新、新型视频广告、全新的公开竞价

移动的冲击,颠覆了20多年来的游戏市场格局。1995年的游戏玩家只有1亿,而到2017年游戏玩家增长到了26亿。

当智能手机推动整个移动游戏市场快速增长后,一方面,大批游戏厂商先后入局,导致移动游戏数量呈爆炸式增长,范围亦愈加广泛,从而玩家发掘新游戏的难度不断提升;另一方面,对于厂商而言,游戏营销也迎来了巨大挑战。

对此,Google移动应用广告部门副总裁Sissie Hsiao表示:平台可以通过一些工具,更好的帮助游戏开发者获客,同时,进行变现。但关键在于怎么利用工具。

Google广告业务现状分析

众所周知,Google自2010年收购AdMob以来,一直在增加在广告业务的投入。事实上,从 DoubleClick 和 AdMob 的数据来看,Google的这一选择是并没有错,其应用广告的需求自2015年起也在逐年翻番。

同样是在这一年,Google正式启动了通用应用广告系列 (Universal App Campaign,UAC),希望基于Google自身的机器学习技术,为开发者从平台中自动地发现,并定位合适的游戏玩家。

与传统广告投放渠道不同,UAC所用到的机器学习技能能够让开发者无需再通过手动添加数以千计的关键词或人工测试标题。相反,开发人员可以让Google的机器学习平台替他们完成这些工作,极大的简化了工作流程。

同时,也是因为有了机器学习,开发者可以实时地处理大量的信号,节约大量的时间和资源,提高了效率。

Sissie Hsiao告诉Morketing,正基于以上的两个特点,促使UAC应用内操作优化的广告主,平均每美元的转化率比其他Google应用推广产品高出了140%。从整体来看,Google去年通过应用程序广告推动了100亿的安装量;每一季度,UAC推动了70亿的应用内事件,相比前一年增加了一倍。

在今年3月16日,Google又发布了3个核心领域的内容:包括更多关于UAC的更新;视频和奖励广告为何是未来应用内广告的关键,以及为AdMob的合作伙伴制定的变现策略。

在新版本中,依托Google机器学习,UAC可以帮助开发者在Google展示广告网络(Google Display Network),包括Google Play、搜索、YouTube、Gmail以及超过300万个网站和应用中扩大其用户群体,挖掘具有高价值的用户,提升游戏ROI。

以游戏公司IGG为例,Google在帮助客户在使用UAC时,选择合适的应用内事件并进行优化。以此,这款游戏的付费用户增加了4倍,投资回报率翻了一番。

此外,涉及到UAC另外一个创新是“视频类广告”。去年,Google发布新功能Auto Flip以及Square Videos。所谓Auto Flip,即当手机由横屏放置转向竖屏放置时,视频广告能够自动地将视频从横屏播放转成竖屏播放。而Square Videos,是指无论用户在玩游戏或观看视频时是使用横屏还是竖屏,Google都会自动将视频放在方形之内,从而给广告留出足够的展示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处于测试期的视频广告首先会在Google Play上推出,而测试版的展示位置则由UAC独家提供。Google希望能够通过新视频广告形式帮助客户来吸引用户的关注,扩大其影响力。

更多形式的奖励式视频广告

然而话说回来,视频广告的展示量不能以牺牲用户体验为代价,所有视频广告形式最终总要落地到用户体验上,像近两年来备受关注的奖励式视频便是最好的验证。

“把奖励性视频广告还给我们”,这是玩家看到Rovio移除奖励式广告后的强烈回应。无独有偶,NoSixFive因在《JumpDrive(跳跃引擎)》加入奖励式广告,却受到玩家的留言中赞扬。很难想象,人们对大多数广告总是抱持着避之不及的态度,在这里出现了“反转”。

现在来看,奖励性视频广告现已成为移动游戏普遍采用的广告形式,游戏玩家可以通过观看广告获得相应奖励,从而拥有更好的能力参与后续的游戏过程。更高的游戏体验,进而提高了玩家对广告的需求。而从开发者的角度来说,这种广告形式也为开发者提供了除IAP外的另一条变现渠道。

事实上,这类广告所带来的收益已经不容小觑。根据Google Ads Data数据显示, 2017年安卓和iOS的插屏式视频展示份额分别增长了50%和77%。

以《Bingo Party》这款游戏为例,激励视频的体验对于这款游戏的成功起到了关键的作用。统计发现,加入激励式视频广告后,他们来自于广告和应用内购买的收入增长了40%。玩家看完激励视频后,玩游戏的时长延长了20%。

“在进行了同类型的比较之后,我们发现,和其他移动类插屏式的创意广告相比,激励视频广告在观看完成率方面高出了6倍。所以,从2017年3月开始,我们为AdMob上的客户提供激励广告,自此激励广告的展示量增长了9倍”,Sissie Hsiao说道。

现在来说,激励式视频广告的价值自然不用多提,然而,在Google看来,这种广告形式的潜力尚未被完全发挥出来,所以Google也始终关心如何对激励式视频广告进行创新。广告主获得的价值越高,代表着CPM就越高,而这些创新能够让开发者能获得的收入也会更高。

“我们在激励广告上也做了很多创新,其一是我们支持竖屏模式下的观看;另外,我们也支持非常短的视频广告,我们将其称之为Bumper ads。我们先在YouTube上进行了尝试,即在原有的视频中加入Bumper ads。现在,这一服务也拓展到了Google广告网络中,包括 AdMob。”

需要注意的是,Bumper ads原本播放时长仅有6秒,但现在为了适应广告主的需求,Google将其变得更为灵活。当广告主的第一诉求是提升品牌知名度时,可以采用6秒的短广告,而当客户希望更详细地介绍应用的内容时,Google则可以将广告的时间延长到60s。

此外,在激励视频广告中的两个新内容,包括试玩广告和可选广告。试玩广告不用多提,就是用户可以在广告里试玩游戏。有意思的是可多选视频广告,即Google会给用户提供多个激励视频,让用户自主选择观看哪个视频。所有AdMob合作伙伴都可以在未来几个月内使用这些新功能。

针对开发者的变现策略

前两个重点发布主要是Google对自有广告平台和广告形式的摸索和创新,而最后一条则主要是针对其合作伙伴而言,中介(Mediation)是一项至关重要的战略。

Sissie Hsiao表示,“许多合作伙伴希望跨地理市场。以不同的格式来找到需求。从理论上来说,中介可以帮助开发者在每一次的展示中获得最高的CPM。其前提是,将优先访问权给予在历史数据上显示能带来最高CPM值的网络。”

“但是由于高优先级的网络出价可能会低于低优先网络,这里根据历史数据来进行定价比较难于操作。另外,中介的工作需要合作伙伴去和不同的SDK、适配器进行搭载和集成,在不同界面进行计费、报告的工作,整体流程较为复杂。”

因而Google推出了全新的公开竞价的测试版,它能够将开发人员的变现能力提升到新的水平。开发者的合作方可以同时针对自己的库存进行单个统一竞价,这意味着同一时间会有更多的人进行竞争,最终使得开发人员的产品能够获得最佳的价格。

除此之外,开发商在全新的公开竞价版本中,无需管理多个SDK、仪表板,并且计费周期也得到简化,开发商能够在AdMob及简化支付方面实现统一的报告,节约了大量时间。同时,公开竞价的合作伙伴可以和AdMob进行集成,从而减少开发的时间。

而谈到开发商所关心的透明度问题时,Sissie Hsiao说,“Google在处理计费问题时会始终保持透明,以确保开发人员每次都能及时获得全额付款。”

目前,公开竞价的测试版已在Smaato、Index和OpenX中上线今年晚些时候Google将在全球范围内增加更多合作伙伴,如AdColony和Vungle。

-转载自 Seven | Morket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